深度| “先見盟友,再見對手”:拜登的首次外訪,能達成幾成戰略目標?

 

美國總統拜登9日將飛越大西洋,開啟上任之後的首次外訪。此訪歷時8天,拜登將停留英國、比利時和瑞士三站,參加七國集團(G7)峰會、北約峰會、美歐峰會和美俄峰會等多場活動。過去四年,特朗普的“美國優先”為美歐關係劃下深刻裂痕,如今,拜登宣稱“美國回來了”,他能否兌現修復關鍵盟友關係、恢復美國領導地位的承諾?此訪將給出線索。

“回來了”?

一直以來,美國最高統帥的首次出訪總是備受關注,輿論總想從中捕捉新一屆政府外交政策的重點方向和優先順序。

與大部分美國總統相比,拜登此訪並不尋常。

其一,時間晚於大部分前任總統。奧巴馬在上任百日內進行過3次外訪,到訪9個國家;特朗普的首次外訪也在5月進行。這可能與疫情之下,拜登政府忙於內務、無暇他顧有關。其二,沒有遵循自1906年以來首選加拿大、墨西哥的傳統。有評論稱,回顧美國歷史,總統在進行常規外交試水的情況下,往往會把首訪選在鄰國。反之,如果需要展示特殊的外交姿態,一些特殊國家就會成為選項。比如,杜魯門在二戰結束前、赴波茨坦開會時藉道比利時,比利時成為其首次外訪地;特朗普上台之初為了展示對中東事務的持續重視,將首訪地選在沙特。

那麼,拜登的海外首秀釋放出怎樣的信號?

拜登6日在美國《華盛頓郵報》撰文稱,此次歐洲之旅旨在展現美國對盟友和夥伴重新做出的承諾。無論是面對疫情挑戰、氣候危機,抑或是對抗大國威脅,美國必須以自身實力地位(from a position of strength)領導世界。

“拜登正在擁抱歐洲。”有美媒這樣解讀,一方面,拜登承諾“美國回來了”,以意識形態團結盟友,歐洲和美國有很多共同語言;另一方面,從政數十載,拜登對歐洲事務和美歐關係經驗豐富、理解深刻,他本人是愛爾蘭後裔,對歐洲平添一份感情。

復旦大學國際問題研究院院長吳心伯指出,拜登政府更重視跨大西洋關係和歐洲傳統盟友。他將首訪地選在歐洲,意在修復盟友關係,尤其是跨大西洋夥伴關係,希望使其恢復到特朗普時期前的水平。過去四年,特朗普政府的“美國優先”讓歐洲盟友備受打擊,對美國的信任大幅下降。

“拜登此訪發生在美國逆轉特朗普時期的諸多政策、美英等國抗疫形勢大幅好轉的背景下。可以說,這是美國帶領發達國家對自身主動權的一次展示。”中國人民大學教授時殷弘說。日本藤素 日本藤素藥局 日本藤素實體店 日本藤素哪裡買 正品日本藤素 汗馬糖 必利吉保羅V8 德國必邦 壯陽藥 春藥

“墊腳石”?

根據外媒的日程發布,拜登歷時8天的訪問可分為三部分。

第一站英國,主要有三場活動。10日與英國首相約翰遜舉行雙邊會談,涉及雙邊關係、貿易談判、北愛爾蘭問題等;11日至12日參加在康沃爾舉行的G7峰會,這是發達國傢俱樂部自疫情以來的首次團聚,討論疫情應對、氣候變化、全球供應鏈、確保西方技術優勢等話題;13日在溫莎城堡拜訪英國女王伊麗莎白二世。

第二站布魯塞爾,主要有四場活動。14日出席2018年以來的首次北約峰會,預計將重申美國對盟友的安全承諾;與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進行非正式會晤;15日參加2014年以來的首次美歐峰會,除了常規話題,估計將涉及一些棘手問題,如鋼鋁關稅、航空補貼爭端等,同日會見比利時國王和比利時首相。

第三站瑞士,主要有兩場活動。16日出席2018年以來的首次美俄峰會,美方稱將討論烏克蘭局勢、大選干預、俄反對派人士中毒、網絡攻擊等爭議話題;同日會見瑞士領導人。

輿論對於日程設計議論紛紛。有評論稱,拜登先見盟友,再見對手,有種代表隊友向對手攤牌的作秀意味。也有觀點認為,拜登此次馬拉松式外訪是奧巴馬當年首次訪歐的翻版,試圖一改前任居高臨下的傲慢作風,刮起一陣“拜登旋風”。

“毫無疑問,G7峰會是拜登此訪重頭戲。”時殷弘認為,美方主要有兩方面目標。一是,在全球重要議題(如經濟復甦、疫情應對)上,繼續發揮世界領導作用。以美國為首,發達國家將採取主動,提出議題,發表主張,比如按照美國建議制定全球最低企業稅率等。二是,率領發達國家,在高技術脫鉤、涉及中國內政的一系列問題上,作出原則性宣告,甚至推出個別重要決定。據日媒報導,中國將是G7峰會主要議題之一。美國和發達國家盟友在一系列涉華問題上看法和立場較為一致。

“拜登此訪重點是兩場活動,G7峰會和美歐峰會;外界的焦點可能是美俄峰會。”吳心伯說,無論G7峰會還是美歐峰會,拜登主要有三重關切:推動經濟從疫情中復甦;在中國問題上加強協調、一致施壓,包括經濟、外交、安全等方面;協調對俄政策。拜登政府的目標很明確:一是加強與歐洲盟友的關係;二是動員盟友在美國關心的議題上跟著美國走,實現美國的政策目標。

換言之,行程滿滿噹噹,場面風風光光,背後仍是美國拿盟友作為實現利益、維護霸權“墊腳石”的老一套。俄媒稱,種種跡象表明,G7和北約一樣,愈發服從美國的利益和目標,正在變成美國在國際舞台上的政策工具。

薄弱點

縱觀此訪三站,有美媒稱,拜登將面臨三重考驗。

其一,與普京對陣。

由於美俄關係處於冷戰後最低水平,“普拜會”備受矚目。但對兩位主角來說,見面氣氛不會輕鬆。華盛頓和莫斯科在一系列錯綜複雜的問題上存在分歧。拜登利用國內演講讓普京知道,他打算在人權等問題上施壓。最近兩起突發事件——全球最大肉類生產商JBS遭網絡攻擊、白俄羅斯的客機迫降事件,導緻美方考慮採取更嚴厲行動。不過,拜登誓言會努力尋找共同點。尚不清楚兩位領導人會談後是否會舉行聯合新聞發布會。

其二,與土耳其較勁。

拜登可能會在英國和比利時找到“志同道合”的感覺,但埃爾多安是個例外。早在拜登上台前,美土關係已陷入危機。特朗普政府甚至因為俄土軍事合作把土耳其踢出了F—35戰鬥機項目。美國學者稱,雙方有很多實際困難和衝突需要解決,包括敘利亞庫爾德武裝、軍購和阿富汗問題等。當這兩位領導人一起出現在鏡頭前時,估計不會有多少笑容。日本藤素 日本藤素藥局 日本藤素實體店 日本藤素哪裡買 正品日本藤素 汗馬糖 必利吉保羅V8 德國必邦 壯陽藥 春藥

其三,與英國女王會面。

2018年,特朗普車隊在拜訪英國女王時姍姍來遲,英國輿論嘩然。外界估計,拜登重視禮儀,不會重複特朗普玩弄的“權力遊戲”。但他同樣面臨風險。在他近50年的政治和外交生涯中,失言失態不計其數。他經常打趣說,讓他即興講話就是給他的團隊“惹麻煩”。

不過,一些美國學者不以為然。他們認為,與其說考驗,不如說是機會。拜登真正的考驗在於,美歐融合不是為了表面勝利,而是為了促進國家利益、鞏固西方戰略地位。這個成果能實現嗎?

時殷弘認為,拜登上台幾個月來,美國在拉攏盟友方面取得成效。印太地區,幾個盟友緊密跟隨;歐洲方向,英國跟得很緊,新歐洲對美國的看法較為積極,老歐洲幾個國家的工作難做,但美國拉攏德國、法國的意向強烈,雙方在一系列問題上的距離正在接近。總體而言,歐盟主要國家和東歐對俄羅斯的不安全感很強烈,美歐在對俄問題上站得較為整齊。不過,對於拜登一上台就宣布要促成的所謂“世界民主國家大會”,儘管G7峰會邀請了澳大利亞、印度、韓國和南非等參加,但尚無信息表明,這個所謂的大會真能在短期內舉行。

在吳心伯看來,“普拜會”談不上挑戰,因為各方並沒有太多預期。美國對俄羅斯和普京個人的敵意根深蒂固。美國不可能放鬆對俄羅斯的製裁和打壓,美俄關係也無法實質性改善。拜登之所以提出會晤,一是想摸底,評估俄方目前對改善美俄關係的態度以及可能性;二是想離間,從特朗普時期起,美國國內就有一批人希望離間中俄關係。

“我對此訪的關注點在於,其一,美歐會在涉華問題上協調到什麼程度,其二,美歐能否達成經貿合作的進一步成果。”吳心伯說,歐洲盟友可能會在價值觀、打造共同產業鍊和技術轉讓限制等方面支持美國。但拜登如果期待歐洲在中美之間做出明確選擇,恐怕只能失望了。法國、德國、意大利都不會做這種選擇。一是因為它們與中國的經貿聯繫緊密;二是因為經過特朗普執政四年,歐洲對美國政策的延續性和穩定性深表懷疑。事實上,拜登推行所謂“中產階級外交(把外交政策與國內復興相結合,以維護美國中產階級的利益)”,其經濟上保護主義的一套,與特朗普時期並無太大區別,仍是把美國利益擺在首位。正因如此,美歐在經貿等領域又能展開哪些進一步合作?如果沒有經貿上的緊密聯繫,光靠北約這樣的外部框架,美國拉緊同盟關係就存在明顯的軟肋。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噗唔新聞網|美好世界從認知開始 » 深度| “先見盟友,再見對手”:拜登的首次外訪,能達成幾成戰略目標?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