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睿:台灣沒有疫苗,但有“精神勝利法”

去年2月,大陸疫情嚴重時,我曾發過一篇文章《病毒不論政治身分也不分文化水平》,理固如此;但對新冠疫情的處理方式,卻與該地的政治文化以及相應的社會人心息息相關,今年5月以來的台灣就是個證明。

台灣防疫為何失守

6月初,英國《金融時報》刊出《Taiwan needs to switch gears to fight first major Covid outbreak》(台灣需要改變策略來對抗第一次大規模病毒爆發)的報導文章,文中指出台灣防疫失守的主因有二:欠缺大規模的篩檢機制;無人違逆和質疑台灣當局的官僚文化。這兩個主因,其實是台灣的政治文化使然。

但說完全無人違逆和質疑台灣的官僚化防疫,也不盡然。自武漢傳出疫情后,台灣一年多來不斷有人質疑或指責當局的防疫政策,賴清德甚至主張過兩岸合作防疫,《中天新聞》還在去年12月被關台。

只不過,這類不同的聲音和建言,很容易被以“敵對化”的方式冷藏,乃至凍結。而相應的社會人心,則如置身事外一般地冷凍起來,展現驚人的逆來順受,直到現在身陷死傷環境的恐懼和悲傷。

就在《金融時報》刊文的同一天,台灣護理師工會理事長以直播方式痛斥當局:每天謊稱醫療量能足夠無虞,輸出防疫資源去“援外”,卻罔顧島內醫療護理條件極度匱乏。次日,國民黨書記長也怒斥防疫指揮官陳時中:是台灣防疫最大的絆腳石,處處阻擋所有的防疫作為,必須下台。

王睿:台灣沒有疫苗,但有“精神勝利法”

台灣網絡政論節目《政經關不了》製圖批評陳時中

台灣這種聲音,自有超前佈署的“防疫國家隊”來“校正回歸”。只不過,那讓人想起了台灣一年前是如何形容大陸的:“悲傷若是一時的集體發洩,他的死,輕如鴻毛。悲憤若是深沉的社會醒覺,轉化成巨大的改變的力量,他的死,重如泰山。他一定會希望,他的孩子,會在一個開放的、誠實的、新鮮的空氣里長大。”

覺醒的力量與防疫的空氣

那麼,現在劍指台灣當局的洶洶輿論,是集體發洩?還是社會覺醒?近三百條人命染疫死亡,是鴻毛?還是泰山?就決定於有沒有因此產生巨大的改變力量,來讓台灣的孩子在一個開放的、誠實的、新鮮的空氣里長大。

目前看來,這種改變的力量不是沒有,而是不足;不足到台灣當局視其為民主自由的點綴,而懶於收拾。

比如,搞個一分鐘的“熄燈革命”,或者“快閃喇叭”,或者“電話騷擾”,以示不滿。就這種無奈的鬧騰,當然換不來開放的、誠實的、新鮮的空氣。相反地​​,一種閉鎖的、不實的、陳舊的空氣,卻是新冠疫情最好的媒介。

一年多來,大陸如何打贏抗疫戰爭,如何最早恢復生產而成為全球唯一經濟正成長和最主要的商品供應大國,其每日疫苗的接種數佔了全球的一半,並已通過COVAX援助國際3.5億劑的疫苗……在現代的交通與通信條件下,這種信息卻不能如實讓台灣人感知,豈不是那種令人長不大的空氣所致?必利吉,日本藤素,汗馬糖.「汗馬糖」馬來西亞進口30顆悍馬糖Hamer candy補充精力延時助勃 必利勁 印度壯陽藥 春藥

一以貫之的“反共”高地

70多年來,生長於島上的每一代台灣人,自小就被灌輸“仇共、恐共、恨共”的意識形態。

這種本質上的“反共”人格,是從一場被稱為“白色恐怖”的全島性大撲殺、大關押開始,所碾壓出來的人格構造。那時的“反共”特務與宣傳機器,就如同新冠病毒,隨時隨地可以讓人身敗名裂、家破人亡。

為了活命,絕大多數台灣人的“疫苗”就是“反共”人設,千萬名台灣孩子就成長於這種人設環境,包括龍應台、莊祖宜,包括趙少康、陳文茜,包括王曉波、陳映真,也包括林毅夫和盧麗安。無論他們是否還有鐘理和那樣的原鄉意識,更無論他們日後是否自主解放那種人設。

與長達近40年“反共”戒嚴令同步而來的,是美援和日貸,以及美日台跨洋代工和貿易。這40年間不存在中國大陸的美日台生產關係,以及建築其上的世界觀、歷史觀和價值觀,就是現代老中青台灣人被形塑的冷戰意識形態,表現為陳映真所說的拜美親日“仇共反中”的特性。

前述《金融時報》刊文指陳台灣無人敢於違逆當局的官僚文化,便是因為不分藍綠的“反共”威權官僚,早已佔領台灣人的精神高地。

“民選獨裁”的歷史基因

解嚴30多年來,國際上的冷戰組合或許有所區別,但冷戰的型態未變。甚至,資本主義先進國為了保障和延續冷戰時期的利益,而設法升級全球意識形態領域的鬥爭,包括各類顏色革命。台灣也自難例外。

在美日台生產關係逐漸被台海兩岸經貿關係取代的同時,由於客觀上的政治僵局遲未解決,台灣的“反共島國意識形態”是繼承並固化,而不是揚棄和解放。

所謂民主選舉的政黨輪替時代,每一屆台灣當局都學習兩蔣以“反共”威權禁錮人心,再以禁錮的人心鞏固“反共”威權下的民主選舉。國民黨在這種民主選舉裡常居下風,便是因為被對手帶向“國共合作”和“賣台共識”的政治禁區。

也就是說,一方面反對或放棄黨國威權,一方面又繼承其“反共”威權,而將政治對手或異議者“中共同路人化”、“第五縱隊化”,並對台進行“同島一命”的精神綁架。當年希特勒由“反共”而贏得選舉,從而保證其獨裁統治,便大類日前《亞洲周刊》指陳台灣“民選獨裁”現象的路徑。

在這種政治劫持下,台灣成為物質上倚賴中國大陸、精神上卻更加拜美親日的自我分裂的大陸邊緣島嶼。

物質與精神分裂、乃至反向成長的台灣,在精神上較黨國威權時代更趨向極端化。其“仇共反中”的空氣,毫不遜於黨國威權時代,且台灣人更加集體否定或自殘內在的中國元素和原鄉意識,以求在當前的空氣中安身。

另一方面,從美日西方移植的世界觀、歷史觀和價值觀,又是夾帶種族主義的文明等級論。這就改造著台灣人,不但否定內在的精神的中國,而且否定、歧視、攻擊外在的物質的中國。

如此一來,台灣的政治人格就不需要任何實證的或物質的經驗,因為他們對中共、對中國的認知是先驗的、唯心的、精神勝利的。

要知道在物質上逐漸倚賴中國大陸,往往不得不在精神上更加自戀和“仇中”來表現政治存在的心靈。西方世界如此,遑論被西方種族主義文明等級論和“反共”威權官僚獨占精神高地的台灣。必利吉,日本藤素,汗馬糖.「汗馬糖」馬來西亞進口30顆悍馬糖Hamer candy補充精力延時助勃 必利勁 印度壯陽藥 春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噗唔新聞網|美好世界從認知開始 » 王睿:台灣沒有疫苗,但有“精神勝利法”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