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拉攏盟友對抗中國初獲成功?外媒:歐洲不願被拖入一場攤牌

 

上週,美國總統拜登開啟了上任以來的首次歐洲之行,先後出席七國集團(G7)峰會、北約峰會、歐盟-美國峰會,拉攏盟友抗衡中國被視為貫穿此行的核心議題。不出意外,繼G7峰會公報多處談及中國後,北約也在峰會公報中首次“點名”中國,甚至被視為該組織的戰略轉向。

乍一看,拜登似乎“首戰告捷”,盟友們紛紛隨之起舞。但外媒指出,兩份公報措辭微妙,既沒有直指中國為“對手”,也沒有公開譴責。同時,北約、德國和法國領導人還公開指出與中國的合作空間。有分析指出,歐盟的經濟、戰略重點與美國不同,美歐,甚至歐盟內部難以在對華立場上形成統一戰線。

“不是對手,不是敵人”

近年來,崛起的中國逐漸成為美國外交政策中的重點。上任以來,拜登政府就顯露出修復跨大西洋關係,拉攏盟友應對中國的意圖。峰會前,拜登在《華盛頓郵報》撰文稱,他此次歐洲之行重在“團結歐洲的民主國家”,加強對中國和俄羅斯的戰略競爭。

不出意外,G7領導人6月13日發表了一份25頁的聯合聲明,多次談及中國,並在新疆、香港、台灣等問題上對中國提出要求。此外,七國領導人還同意推出一項支持中低收入國家基礎設施建設的方案,被指對抗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但相關細節尚待公佈。

還有報導指出,儘管美國高級官員強調這份公報多次提及中國,但許多內容都是5月G7外長會晤聲明的“縮水版”。《華爾街日報》稱,該聲明不太可能立即產生實際效果。

隨著拜登轉場布魯塞爾,中國又成了北約峰會上的議題,並首次出現在北約的聯合聲明中,包括“中國宣稱的雄心和自信的行為對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以及與聯盟安全相關領域構成系統性挑戰。”

“中國不斷增長的影響力和國際政策可能帶來挑戰,需要我們作為一個聯盟共同應對。我們將與中國接觸,以維護聯盟的安全利益。”《華爾街日報》報導,在這份14日公佈的長達79段的公報中,中國被提到了近12次,與以往形成鮮明對比。

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14日也說,中國在軍事實力、基礎設施投資、網絡等方面“正越來越接近我們”。

有評論稱,北約領導人對所謂的“中國威脅”採取了迄今最強硬的立場,甚至被視為該組織的戰略轉向。成立於1949年的北大西洋公約組織旨在冷戰期間保衛歐洲免受蘇聯威脅。日本藤素 日本藤素藥局 日本藤素實體店 日本藤素哪裡買 正品日本藤素 汗馬糖 必利吉保羅V8 德國必邦 壯陽藥 春藥

也有報導指出,公報提到“俄羅斯”62次,而提到“中國”只有10次,表明北約目前的要務仍然是在歐洲東部前線,北約也沒有把中國稱為“對手”。

相反,“基於我們的利益,我們歡迎在與聯盟相關領域和氣候變化等共同挑戰上與中國接觸的機會,”公報補充說,“相互透明和理解對北約和中國都有利。”

斯托爾滕貝格在北約峰會前說,北約“沒有與中國進入新冷戰,中國不是我們的對手,不是我們的敵人。”

德國總理默克爾強調“平衡”,她在北約峰會期間說:“中國在許多問題上是我們的競爭對手,但在許多方面也是我們的合作夥伴。”

法國總統馬克龍在G7峰會後表示,儘管存在分歧,G7仍希望與中國在氣候變化、貿易、發展等問題上合作。“我將非常明確:G7不是一個敵視中國的俱樂部。”

馬克龍在G7峰會前表示,他希望北約的目的得到“戰略上的澄清”。“在我看來,中國不是大西洋地理的一部分,或者我的地圖有問題。”

英國首相約翰遜在北約峰會前表示:“我不認為談判桌上的任何人希望與中國陷入新冷戰。”

難以形成統一戰線

對於拜登“首戰”成果,多家外媒稱其雄心遇阻。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稱,拜登在G7和北約峰會期間推動“中國威脅”論調,但歐洲領導人謹慎行事,不願被美國拖入一場攤牌。

美媒AXIOS稱,拜登遇到了一些阻力,歐洲領導人長期以來一直尋求降低對抗風險,並加深與中國的經濟聯繫,比如德國總理默克爾。

美聯社寫道,西方國家在如何與中國打交道的戰略上仍存在分歧,並不是每個歐洲大國都像拜登那樣嚴厲地看待中國,把與中國在技術安全領域的競爭描繪成21世紀決定性的競爭。

英國《金融時報》指出,一些歐洲領導人對華盛頓的新冷戰論調感到擔憂。拜登不得不小心行事,以免疏遠盟友。一名歐洲官員表示,一些歐盟國家不喜歡“對手”這個詞,而華盛頓經常用這個詞來指代中國。

分析認為,多重因素導緻美歐難以在對華政策上形成統一戰線。

首先,以德國為首的歐盟大國對中國市場具有極大的依賴性。《金融時報》指出,歐盟的經濟和戰略重點與美國不同,而且這些分歧公開化的風險一直存在。

根據德國政府的數據,2020年德國與中國的貿易總額超過2120億歐元。根據美國的數據,截至2021年3月,中國持有的美國國債總額為1.1萬億美元,2020年美國與中國的貿易總額為5590億美元。

其次,歐盟27國在如何對待中國的問題上存在分歧,很難在對華政策方面發出一致聲音。美國消費者新聞與商業頻道(CNBC)指出,一些較小的北約成員(其中許多位於東歐)認為,北約應該​​主要關注俄羅斯。同時,匈牙利等歐盟、北約成員與中國有著良好的關係。

再次,美國前總統特朗普執政四年後,歐洲國家對美國的擔心依然存在,一些國家不願追隨美國搞大國競爭。此外,在防務安全、中東局勢、能源基礎設施、科技巨頭企業監管等諸多領域,歐洲與美國都有不同見解。

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

日本明海大學全球研究教授小谷哲男(Tetsuo Kotani)稱,G7公報此番提及中國實屬罕見,對拜登來說是一種勝利。但他也指出,語言是否會轉化為行動有待觀察。“這次聯合公報向中國發出了一個明確的信號,問題是G7是否會兌現承諾。”

“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紐約時報》寫道,此前,在特朗普的壓力下,英國向美國靠攏,但這不是因為英國對中國構成戰略或安全風險的看法發生了轉變,而是因為在“脫歐”之後,英國擔心被最重要的盟友孤立。

榮鼎諮詢的分析人士諾亞·巴金(Noah Barkin)表示,歐盟和美國在如何應對中國的問題上看法不同。“歐洲有自己的利益,在中國問題上(美歐)不會有無縫的合作。”日本藤素 日本藤素藥局 日本藤素實體店 日本藤素哪裡買 正品日本藤素 汗馬糖 必利吉保羅V8 德國必邦 壯陽藥 春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噗唔新聞網|美好世界從認知開始 » 拜登拉攏盟友對抗中國初獲成功?外媒:歐洲不願被拖入一場攤牌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