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疫情黑幕續曝光!蔡當局早決定疫苗不做三期試驗,“蓋牌”一年

 台灣島內疫情持續擴大,死亡與確診人數不斷攀升,前新北市長朱立倫疾聲高呼:“蓋牌一年了,疫情黑數該曝光!”。“蓋牌”,的反義就是“翻牌”,就是公開亮牌,朱立倫直接要求蔡英文當局收起鴕鳥心態。隱瞞疫情可憎,更可怕的是,蔡當局竟然在一年前台自製新冠疫苗起步時就反科學,決定不需要做三期臨床試驗就上市。

朱立倫在臉書表示,過去一整年,不管外界專家多少呼籲,人民百姓怎麼要求,“指揮中心”始終不願意把“廣泛篩檢”納入防疫重點,且理由千奇百怪:偽陰性、偽陽性、不敷成本、浪費公帑、海外疫情不減反增、消耗醫護人力資源等。不過指揮中心近期卻悄悄改變態度。

朱立倫認為,台灣當下疫情的重症率、死亡率高於世界平均很大原因可能是確診人數被嚴重低估,存在“疫情黑數”。

而台灣“新新聞”則發表著名文章,曝光台“疾管署”計劃,台產疫苗去年就決定不做三期,二期偷步後上市。

署名黃天如的文章說, 不少人以為島內疫情來得突然,且進口疫苗到貨受阻,政府才不得不考慮發給預定7月底才能完做二期臨床試驗國產疫苗EUA(緊急用戶許可證)上市。

事實上,早在去年中旬台產疫苗起步之初,疾管署(CDC)做出的《補捐助民間團體研發COVID-19疫苗計劃》,就埋下台產疫苗只須做完二期人體臨床試驗的伏筆;食藥署(TFDA)去年底公佈的緊急用戶許可證審查門坎,甚至宣稱是參考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FDA)指引,只要台產疫苗二期受試人數達3000人以上,且解盲顯示疫苗免疫原性良好,即可上市供接種。

但是,美國緊急用戶許可證要求的是第三期試驗的3000人,而非第二期試驗的3000人,兩者天差地別。文章說,由此可證,早在本土疫情爆發前,當局和疫苗業者就已鐵了心,要接種只做完二期人體臨床試驗的台產疫苗。

文章透露,台灣當局一直傾向「疫情緊急,研發疫苗是在跟時間賽跑,若台產疫苗能完成擴大第二期臨床試驗提早上市,何嘗不是好事?」

文章透露,世衛(WHO)早在去年3月新冠肺炎爆發之初,就討論過能否就疫苗受試者體內血清抗體濃度的表現,直接推論疫苗保護力的關聯性,以提早解決疫苗供不應求問題。但是,專家反對者眾。理由是,這只能「推論」疫苗有效性,推論過程中還有實驗室方法難以統一等各種變量;而傳統第三期人體臨床試驗的目的就是要確保疫苗的安全性與有效性,不做顯然無法確保疫苗最重要的有效性。全程與會的台大醫院人體臨床試驗中心主任陳建煒事後也公開表示,這一做法未正式列在WHO的新冠肺炎疫苗人體臨床試驗參考準則之中。日本藤素 日本騰素 雙效犀利士 美國黑金 德國必邦 日本性奮劑 必利吉 日本淑女剋星精華素 2H2D持久液 美國GOODMAN增大丸 美國maxman2代 紅金偉哥 保羅V8 瀰漫之夜 XXL增大軟膏 泰坦凝膠 日本淫汁 紅色H催情水 日本高績效春藥

文章最後說,很多人以為,本土疫情來得突然且惡化快速,導致疫苗完全不夠打,逼得當局不得不考慮讓兩家台產疫苗於7月底完成第二期人體臨床試驗後就能取得EUA,然後儘早上市。

但事實是,早在2020年7月CDC訂定「補捐助民間團體研發COVID-19疫苗計劃」時,就看準台產疫苗起步太慢,且研發實力難與跨國大廠並駕齊驅,要按部就班走完三期人體臨床試驗恐曠日廢時,故該計劃中除了一般性的第一、第二期人體臨床試驗規範(第一期受試人數40到60人,第二期1300人,完全未提及第三期),更直接納入所謂「擴大第二期人體臨床試驗」的遊戲規則,並以最高可獲5億元補助為誘因,要求台產疫苗第二期受試人數至少要做到3000人以上的規模。從未提及做三期試驗。

一名協助CDC擬定自產疫苗研發補助計劃的醫學院教授坦承,當時高端、聯亞、國光3家疫苗業者乍聽第二期人體臨床試驗要做到3000人以上,無不呼天搶地,因為一般情況下,就連跨國大廠的二期人體臨床試驗都只會做到數百人。後來還是他對業者曉以大義說:「你們想想,若二期不做3000人以上,就一定要做第三期。但三期人體臨床試驗的規模不但動輒須上萬人,還要前進疫區進行跨國試驗。」島內產業者這才默默接受。為說服台產疫苗業者二期試驗做到3000人以上,即可免做第三期,疾管署(CDC)還祭出每家業者最高可獲5億元補助的誘因。

筆者覺得,島內自製的疫苗硬要在7月緊急使用,如果疫苗是安全有效是最好,但是即使是安全但是無效就更壞事了。因為那是自欺欺人,打了沒有效的疫苗是不能造成免疫屏障,反而耽誤了注射有效的疫苗。後果,跟“蓋牌”是一樣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噗唔新聞網|美好世界從認知開始 » 台疫情黑幕續曝光!蔡當局早決定疫苗不做三期試驗,“蓋牌”一年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