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蘇貞昌、辜寬敏的家族史,日本後裔與皇民家族攪亂台灣

台灣在1895年之後淪為了日本的殖民地,當地的百姓雖然名義上擁有日本的國籍,但是卻長期沒有獲得日本所承認的戶籍。台灣民眾所擁有的“戶籍調查簿”僅僅是為了方便統治管理,並不具備完整的權限,是台灣人二等公民的象徵。而日本方面也開始向台灣進行移民,在台灣形成了台日混居的情況。但是因為戶籍的差異,台日雙方的通婚數量極少,日台混血兒更是少見。如今的台灣島內政壇中龍蛇混雜,當中有沒有日本人的血脈遺存值得深入探討。其具體的情形如何,且待在下慢慢道來。

蔡英文、蘇貞昌、辜寬敏的家族史,日本後裔與皇民家族攪亂台灣

台北

日本血統既是一個科學問題也是一個文化問題

血統是一個科學問題也是一個文化問題,既包含了生命科學中的遺傳信息也是社會生活中的文化認同。台灣是我國的寶島,自鄭成功驅趕了荷蘭人之後,就有大量的漢人遷入台灣。其中就包括了鄭家軍的部隊和隨行家屬,這些人在台灣生根發芽。清朝康熙擊敗了盤踞在台灣的鄭克塽勢力統一台灣之後,更是開啟了中原漢人的大移民時代。據台灣史家蔡正元先生的《台灣島史記》記載:“鄭克塽投降大清帝國後,延平藩王的官兵眷屬和支持者被大舉遣返中國大陸。台灣島上的大陸移民人口降至十萬以下,有些估計只剩六萬。到1764年,清代統一台灣島八十年後,中國移民人口達67萬。……1795年乾隆年間則成長至130萬人,1811年嘉慶年間有約200萬人。1893年的光緒年間已達507505戶,約2545731人。”經過了將近兩百年的統治和移民,台灣島已經徹底成為了與中原大陸血脈相連的骨肉手足。台灣島民都是大清臣民,更是中華民族當中的一員。無論從科學上還是文化上,台灣人都與中國的血脈緊密相連。

蔡英文、蘇貞昌、辜寬敏的家族史,日本後裔與皇民家族攪亂台灣

台灣問題永遠是內部問題

日本在1895年入侵台灣時採用的是武力壓制和軍事征服的手段,在初期根本就得不到台灣民眾的人心,各地都有打著中國旗號的反抗勢力。日本通過了數十次的血腥鎮壓才將抗日勢力掃蕩消滅,使台灣成為了自己的殖民地。既然是殖民地,日本就並沒有打算讓台灣人變成真正的日本人。台灣人沒有日本承認的戶籍,只有一些台灣的權貴階層可以到日本與日本女子完婚,讓自己的下一代在血統上獲得日本的基因。這當中就有板橋林家的林熊光,台北富商李春生之孫李延禧,霧峰林家的林松齡、林雲龍等。而這些人的後代大部分都去了日本生活發展,並未留在台灣。而日本殖民當局也與此同時開始了從日本國內向台灣的移民運動,企圖真正確立日本台灣島上永遠的統治地位。

蔡英文、蘇貞昌、辜寬敏的家族史,日本後裔與皇民家族攪亂台灣

日式婚禮

從日本本土向殖民地移民是日本政府的慣用伎倆,這種招數在我國的東北地區也有所體現。在台灣地區,最初移居的是軍隊、軍屬及相關技術人員。日本首任駐台灣總督樺山資紀執政時期,從日本調來了大量的軍人和警察負責鎮壓和清剿台灣的反抗勢力。為了讓這些人的子弟可以在台灣就近上學,樺山資紀在1895年建立了“國語傳習所小學分教場”,專門接收日本孩子就讀。到了第五任總督佐久間左馬太執政時期,開始從日本大批量移民台灣。1910年他在台東、花蓮等地建立日本村,並且在日本國內招募日本人移民。那一年日本四國地區的吉野川流域應募者最多,於是就在花蓮地區建立了吉野村。當時的吉野村共有1210人,每一戶配備耕地三甲(甲為台灣當時的土地單位,換算成公制1甲為9699平方公尺,即0.9699公頃)。除此之外還有450坪的住宅用地,待遇可謂十分優厚。到了1913年之後,日本殖民當局又新開設了豐田村、林田村、鹿島村等聚落,規模大部分都在1000人左右。但是因為在台灣耕種土地的獲利太少,所以這些日本村後來慢慢凋零,日本大規模移民台灣的計劃也被擱淺。所以,純種日本人在台灣島上生活居住的數量非常有限,台灣島上的中國人血統並沒有被混淆。

蔡英文、蘇貞昌、辜寬敏的家族史,日本後裔與皇民家族攪亂台灣

日本殖民台灣

如今的台灣政壇上誰是真的日本人

雖然日本人和台灣人所生的混血兒很少,但也並非沒有。這些人在1945年光復後,很多隨著父親回到了日本。有些因為家庭環境優渥,不僅留在了台灣還開始涉足政經領域。辜寬敏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他是當年歡迎日軍進入台北城的辜顯榮之幼子,母親是日本人岩瀨芳子,出身於日本藩士家庭。辜寬敏在台灣光復後,因為母親是日本人,父親是台灣人,按照國民黨的規定可以繼續留在台灣生活。在1947年台灣地區發生二二八事件時,整個社會處於混亂與動盪中,辜寬敏和一干“皇民餘孽”勾結在一起大肆攪亂台灣的社會。辜寬敏在當中扮演了重要角色,失敗後被捕服刑數月。出獄之後的辜寬敏逃到了日本,打算在海外繼續玩弄政治。因為有家族的龐大資產作為後盾,辜寬敏很快就接收了家族內部的生意和父親在日本遺留下來的房產,因此成為了億萬富豪。

蔡英文、蘇貞昌、辜寬敏的家族史,日本後裔與皇民家族攪亂台灣

鐵桿台獨辜寬敏

隨著兩岸分治的局面開始,辜寬敏就開始大力鼓吹“台灣獨立”。早在民進黨成立的三十年前,辜寬敏就打出了這一旗號,並且在海外發展組織,收編了位於日本的台灣青年獨立聯盟。當地跨多國的“台灣獨立聯盟”成立時,他就成為了日本地區的負責人。1978年蔣經國上台之後,為了平定內外部的局勢,他和辜寬敏等人達成了和解,赦免了他們的罪行。辜寬敏因此回到了台灣,但是其卻依舊支持世界上的“台獨勢力”,成為了他們的幕後金主。和許多把台獨視為賺錢工具的人不同,辜寬敏是少見的“台獨理念派”,他視之為自己的政治信仰。他曾經有一句名言:“過去’台獨’,現在’台獨’,將來也’台獨’”。這應該就是和他身上的日本血脈有關,他一直不承認兩岸同屬一個中國,更是否認自己的中國血統,無限誇大自己的一半日本血統。血統會直接影響到國族認同,所以辜寬敏成為了鐵桿的台獨分子。日本藤素 日本騰素 日本藤素正品 春藥 壯陽藥 必利勁 威爾剛 紅金偉哥 持久液 日本藤素藥妝店 日本藤素效果 日本藤素官網 進口日本藤素

蔡英文、蘇貞昌、辜寬敏的家族史,日本後裔與皇民家族攪亂台灣

辜寬敏有一半日本血統

而除了辜寬敏之外,其餘的政治人物中就很少有真正的日本血脈。傳聞中的信息大部分都是因為這些政客的父輩在日本殖民時期改為了日本名字,1945年光復後又改回漢姓。追究到其祖父輩就可以看出,他們全部都是土生土長的大清國民,是中華民族的一部分。而他們的父輩大多數又沒有和日本人通婚,這些政客自然不會有日本血脈,只是單純的媚日而已。比如現在的台灣地區領導人蔡英文,其祖父是生活在台灣屏東枋山鄉楓港地區的客家望族,是地地道道的中國人。其父親蔡潔生是生於日本殖民統治之下的“皇民”,因為有機械方面的才能,而被日本人相中前往東北學習機械,後來專門負責修理零式戰鬥機。這在殖民地來說已經是得到當局另眼相看的上流人物,後來因為獲得了日本遺留下來的資產而發家致富。

蔡英文、蘇貞昌、辜寬敏的家族史,日本後裔與皇民家族攪亂台灣

蔡英文父親蔡潔生

蔡英文的祖母是台灣省少數民族“排灣族”的人,台灣地區的民族構成複雜,從廣義上來說可以分為高山族和平埔族。簡單的區別就是高山族生活在深山中,平埔族生活在平原地區。而這兩個民族之下還有十幾個小民族,排灣族就是其中之一。排灣族生活於台灣的最南部,也就是如今的屏東和台東等地。排灣族屬於高山族,發源於台東和屏東交界的北大武山。在高山族當中人口第二多,僅次於阿美族。1931年日本總督府統計這一民族共有30118人,分佈在200多個部落之中。這個民族在部落時代已經出現了原始的等級觀念,在台灣的土著民族之中算是發展比較早的族群。值得注意的是這個族群當中男女平權,女性和男子都擁有繼承的資格,只有當戰爭來臨時,男子才會集中起來保衛家園。蔡英文的強勢可能也與此有關,但台灣少數民族究其根本也與日本毫無關係。

蔡英文、蘇貞昌、辜寬敏的家族史,日本後裔與皇民家族攪亂台灣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噗唔新聞網|美好世界從認知開始 » 蔡英文、蘇貞昌、辜寬敏的家族史,日本後裔與皇民家族攪亂台灣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