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總統博索納羅稱病博同情?數百城市居民逼他下台,“疫苗門”令其連任前景堪憂

 “我一天24小時都打嗝。”

最近幾週,巴西總統博索納羅似乎很難在公開場合發言,他說自己經常打嗝。為此,他於7月14日被緊急送醫,直到18日才出院。總統辦公室稱,這緣於2018年博索納羅被刺傷導致的腸道嚴重受損的並發症。

這不是這位“強人總統”第一次因為健康狀況引起關注:一年前,他因感染新冠病毒被迫隔離,其間還被自己飼養的鴕鳥咬傷。感染新冠之前,博索納羅在各地舉行集會,與支持者一同不戴口罩做俯臥撑,還聲稱這場“小小的流感”根本不值一提。彼時,巴西的單日新冠死亡人數已經超過1000例。

如今,巴西不僅單日死亡人數升至1200餘例,單日平均確診人數也有4.5萬例,這還是部分人接種過疫苗後的數據。一個月前,巴西單日確診人數一度達到11.5萬餘例。

與此同時,博索納羅也陷入執政以來的最大危機。一場由疫苗採購引發的腐敗醜聞和不斷飆升的疫情數據,讓這位即將面臨選舉的總統如坐針氈。因為疫苗醜聞,博索納羅還面臨來自最高法院和聯邦警察局的兩項調查,並被指控“瀆職”。

他曾依靠政治局外人的人設拉攏過一批支持者,如今幾乎散盡——民調機構XP Ipsepe今年7月的最新調查顯示,博索納羅政府的支持率已經暴跌至29%。近三個月來,巴西經歷了三場大規模抗議,國內外有超過300個城市出現要求彈劾博索納羅的示威行動。

更大的危機在於,上次大選前被送入監獄的前總統盧拉已經重獲自由,他將成為博索納羅2022年大選路上的最大對手。

《巴西郵報》7月14日的評論文章認為,博索納羅的入院不過是一場政治作秀,目的是拉攏失去的選民、反轉不利的局勢。入院前,博索納羅不忘連發幾條推特,稱自己健康狀況的惡化是由於工人黨(PT,即盧拉領導的巴西左翼政黨)及其同盟2018年的未遂刺殺陰謀導致的。

不過,由於博索納羅的盟友仍然把守著重要的政府機關,其政治生涯不至於在短期內結束。但在當下的巴西社會,博索納羅已然成為千夫所指。巴西政治的風向終於變了,而博索納羅很可能無計可施。

“瀆職”指控尚未影響到博索納羅

這起風波始於巴西政府向印度巴拉特生物技術公司(Bharat Biotech)採購的2000萬支Covaxin疫苗。這項採購早在2月就被巴西衛生部批准,但最終採購價(15美元/支)不僅比輝瑞公司2020年給巴西政府提供的疫苗報價(10美元/支)更高,也比巴拉特公司最初提供的報價(1.34美元/支)翻了10倍有餘。

此前,輝瑞公司銷往歐洲和美國的疫苗單價為18.6美元/支。而當巴西疫情失控後,輝瑞向巴西政府提供了7000萬支疫苗,報價相比歐美國家打了5折,但巴西政府方面卻嫌價格太高而拒絕了此採購方案。這給此後一年的巴西帶來了沉重的代價。

6月25日,兩名政府人員作證稱,巴西衛生部在疫苗採購期間存在“非常規行為”,即貪污受賄,並稱總統博索納羅縱容了這一行為的發生。

日本藤素 日本藤素藥局 日本藤素實體店 日本藤素哪裡買 正品日本藤素 汗馬糖 必利吉保羅V8 德國必邦 壯陽藥 春藥

據巴西媒體報導,報價的高昂緣於第三方掮客公司的介入。該公司在採購談判中蓄意抬高價格,過程中很可能涉及向政府官員行賄,最終促成了印度疫苗的採購。與此同時,另一家掮客公司嘗試引入英國的阿斯利康疫苗,談判過程中,一名巴西衛生部官員要求每支疫苗向其支付1美元的回扣。

作證的政府人員之一路易斯·里卡多·米蘭達(Luis Ricardo Miranda)稱,他在3月就與博索納羅溝通過採購方案中存在的腐敗疑點,但總統沒做出反應。博索納羅本人甚至公開承認,自己收到過米蘭達提交的相關報告,這相當於坐實了自己“瀆職”的罪名。

在巴西,瀆職是一項刑事犯罪,指公職人員“為了滿足個人利益或感受,拖延或拒不執行公職任務,或者在違反現行法律情況下”發生的行為,涉案人員可被判處三個月到一年的監禁,並接受罰款。

弔詭的是,無論是連日的抗議還是有關的“瀆職”指控,似乎都沒能真正威脅到博索納羅——人們仍看到他大大咧咧地對媒體表示,“瀆職罪只適用於人民公僕( public servants),跟我沒關係”,似乎將自己凌駕於其他公職人員之上。

博索納羅並非空口無憑。如果針對他的調查滿足彈劾條件,案件將會交予眾議院批准才能進入彈劾程序,但眾議院議長亞瑟·里拉(Arthur Lira)是總統的盟友;同時,要判定博索納羅瀆職罪成立,巴西最高檢察院也要對博索納羅提起公訴,而現任司法部長奧古斯托·阿拉斯(Augusto Aras)同樣是其盟友,還是最高法院大法官的熱門候選人。

“他不是傀儡,這是一種政治協議”

除此之外,博索納羅背後還有一部分議員的力挺,這些議員有一個共同的名字——“中間派(O Centrão)”。

“中間派”在巴西的語境下指的是沒有固定意識形態傾向的政治集群。他們不一定屬於建制派,只是議院中的小人物;他們可左可右,沒有明確的政策和議程指向,只為個人利益和政治資本服務。

巴西學者、哥本哈根大學政治學教授法布里西奧·查加斯-巴斯托斯(Fabricio Chagas-Bastos)向《鳳凰周刊》解釋說,“中間派”是一種嘲諷的說法,而非指代一種特定的政治立場。“這些人都是禿鷲,他們想從巴西吸走金錢。”查加斯-巴斯托斯形容,“博索納羅的整個政治生涯都是作為’中間派’度過的,所以很自然地,他們形成了聯盟。”日本藤素 日本藤素藥局 日本藤素實體店 日本藤素哪裡買 正品日本藤素 汗馬糖 必利吉保羅V8 德國必邦 壯陽藥 春藥

傘兵出身的博索納羅正是從一個眾議院的小角色被推上總統寶座的,他還是美國前總統特朗普的仰慕者。他於2019年1月上任,利用社交媒體為自己打造出了一個反腐、反建制的特立獨行者形象。長期以來,批評人士一直對這種形象提出質疑,他們指出,博索納羅的家族一直被指存在低程度腐敗和與黑幫組織的關聯。

就算來到總統的位置,也不意味著博索納羅即刻擁有了財閥和右翼建制派政治精英們的巨大能量——那些人仍是巴西政治的真正掌權人和操盤者。只是比起博索納羅這樣的小角色,建制派更願花精力對付盧拉。只要博索納羅不試圖顛覆建制派的統治,他就可以繼續待在總統位置上。

本質上,“疫苗門”不過是“中間派”想從巴西龐大的衛生預算中抽油水的一次失敗嘗試。“我不覺得把博索納羅拉下台符合任何人的利益。”查加斯-巴斯托斯說,“他不是一個傀儡,這是一種政治協議(political agreement)。”

博索納羅也許不會被彈劾,但這次”疫苗門”將給其連任前景帶來沉重一擊,畢竟博索納羅輸不起這場選戰。

巴西利亞大學歷史學教授卡洛斯·維迪加(Carlos Vidigal)向《鳳凰周刊》解釋說,博索納羅的“強人”形像其實只是外強中乾,他也並非一直清廉。之所以他能在之前的大選中以打清廉牌獲得支持,僅僅是因為彼時盧拉和工人黨深陷一場被稱為“洗車行動(Operation Car Wash)”的腐敗指控。這場行動讓時任總統迪爾瑪·羅塞夫(Dilma Rouseff)因彈劾而下台,盧拉也鋃鐺入獄,工人黨的形像一落千丈。

博索納羅的宣傳策略除了高調反對盧拉,也包括與建制派做出切割,藉此強調自己清廉的政治形象。然而,這個策略現在不再奏效了。上任後,博索納羅不僅在政府內任人唯親,給親信提供回報豐厚的職位,也和建制派人士進行利益交換。如今的“疫苗門”不過是將博索納羅任上的種種缺點暴露在世人目光下。

維迪加指出,在巴西乃至於整個拉丁美洲,人們對貪腐的容忍度普遍較高,收受賄賂被認為是“對於服務的報償”。這是由於拉美政治當中人際資本與政治資本高度相關。但在巴西,貪腐橫行已經導致低下的行政效率和巨大的貧富差距,因此大規模的貪腐案件一旦被曝光,將會對選民的抉擇帶來重大影響。

連任壓力下,博索納羅“正在進行一場豪賭”

巴西《聖保羅頁報》7月17日報導稱,博索納羅最近遭遇了一波抗議活動,他正遭受“全面的形象崩潰”。該報紙的民調部門Datafolha稱,54%的巴西人認為博索納羅應該被彈劾;63%的人認為他沒有執政能力。大多數選民認為他們的總統“不誠實、不真誠、無能、沒有準備、優柔寡斷、獨裁和愚昧”。

“’疫苗門’侵蝕了博索納羅的形象,影響了超過50%的選民,但其忠實追隨者們依然未受到影響。”維迪加如此判斷。

現在的博索納羅必須依賴這些鐵桿追隨者,並儘最大努力從重新崛起的盧拉手裡搶來更多選票。一旦在2022年敗選,博索納羅大概率將迎來司法部門的一系列指控,從貪污受賄到玩忽職守都將被坐實——其中最重要的一條指控,或將與其糟糕的疫情應對有關。

這些指控不僅可能將博索納羅送進監獄,更會斷送他本就乏善可陳的政治生涯。但如果連任成功,總統的豁免權以及贏得時間來進行的騰挪則可以讓其免除牢獄之災。

正是在這樣的形勢下,博索納羅選擇用舊傷復發送醫而大打苦情牌,一方面是故技重施,另一方面也能博取選民同情。2018年,博索納羅就以競選中被捅傷的事件大做文章,對工人黨及其同盟大加撻伐,調動了大批選民的情緒。

健康問題不是第一次被巴西政客用來當做政治工具,巴西第一位民選總統何塞·薩內就是在其競選搭檔丹克雷多·內維斯生病後順利當選的。“博索納羅也想利用這次生病住院來緩和氣氛,給予自己更多的騰挪空間。”查加斯-巴斯托斯說。

對博索納羅的連任前景,維迪加表示悲觀。民調顯示,博索納羅的人氣在“疫苗門”曝出後一落千丈。Datafolha的民調顯示,盧拉如果參選,將在2022年的競選中擊敗博索納羅,兩人之間的支持率差距達到20個百分點。“如果大選在今天發生,我們將看到盧拉和博索納羅的對決,而盧拉很可能會獲勝。”維迪加說。

可以說,博索納羅正在進行一場豪賭,一旦敗選,不僅其政治前景和同盟將不復存在,巴西在國際政治當中的角色也將重新洗牌。

盧拉時代的巴西是一個積極而激進的地區領導者。盧拉嘗試用巴西的體量和資源取得大量國際合作的機會,參與和倡導“南方共同市場”等地區同盟,並加強與其他發展中國家的合作,這其中也包括中國。金磚五國的一系列合作正是盧拉時代最重要的外交成就之一。

可以預見,盧拉一旦當選,將會大幅度逆轉巴西現有的政策。博索納羅任內親美國而選擇性忽視南美洲地區合作的政策將不會延續下去,針對亞馬遜雨林的侵略性開發也會受到遏制。盧拉很可能會重建巴西“地區領導者”的角色,但同時,這樣的改變也可能會招致來自華盛頓的阻力。

這場豪賭中,博索納羅採取了與特朗普如出一轍的話術——他在7月1日聲稱,如果明年大選存在“選舉欺詐”,而他因此敗選,他將不會承認選舉結果。

受訪學者認為,2022年的巴西大選會呈現出兩極分化的趨勢,左右陣營的大部分選民可能都會出於憎惡對方的原因而去投票。巴西人已被不斷惡化的疫情、不作為的總統和他的同謀者們逼到牆角,但該國的政治常態並不以選民的意志為轉移。

“疫苗門”只不過拉開了大選惡戰的序幕,而對博索納羅來說,他的第一要務是要在這場遊戲中生存下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噗唔新聞網|美好世界從認知開始 » 巴西總統博索納羅稱病博同情?數百城市居民逼他下台,“疫苗門”令其連任前景堪憂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