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出現一種趨勢,“華盛頓極為不安”

俄羅斯《觀點報》網站8月2日發表題為《歐洲不願為美國的利益犧牲自己》的文章,作者為俄羅斯財經大學副教授格沃爾格·米爾扎揚。全文摘編如下:

民調顯示了一個令華盛頓極為不安的趨勢:越來越多的歐洲人認為他們的主要競爭對手是美國,而非俄羅斯。甚至還有人推測,如果美國與中國或俄羅斯發生軍事衝突,儘管歐洲國家是北約成員國,但它們根本不想為美國而犧牲自己。

人類天性是不可戰勝的。即使是現在,面臨諸多共同挑戰和威脅,主要國家彼此間也仍存在著一些毫無意義且瑣碎的衝突。罪魁禍首就是美國,在於它對俄羅斯、中國、伊朗和其他一些較小國家所採取的敵對政策。

歐洲出現一種趨勢,“華盛頓極為不安”

▲資料圖片:2021年2月12日在比利時布魯塞爾拍攝的北約總部。(新華社)

有人認為,並非只有美國,而是整個西方集體都在推行這種政策。在俄羅斯,人們普遍認為,華盛頓是首領,對畢恭畢敬的歐洲附庸頤指氣使。歐洲精英們確實服從華盛頓——甚至不是因為華盛頓強迫他們,而是因為他們已經習慣了,不知道還有其他活法。特朗普執政時期歐洲領導人的手足無措就是例證,當時美國總統實際上拒絕領導西方集體,其決策明顯地從集體轉向了單邊主義。歐洲精英們非但沒有在俄羅斯、伊朗、烏克蘭等問題上做出自己的決定,反而裹足不前。直到拜登上台,他們才鬆了一口氣,因為原有的關係模式與拜登一起回來了。

然而,美國人自己卻認為,過去已不可能重來。一旦發生任何重大事件,他們也不能指望歐洲盟友會助一臂之力。是的,從形式上講,北約憲章第五條規定了集體防禦原則。但美國的“敵人”(當然是指體制性的,恐怖組織不包括在內)沒有一個打算襲擊美國。更確切地說,他們將在自己的利益範圍內展開自衛。

例如,與俄羅斯的軍事衝突可能發生在烏克蘭,與伊朗的軍事衝突可能會在伊拉克。所有這些都不屬於北約憲章第五條的範圍。當然,如果歐洲當局願意對條款進行廣義的解讀,也許能夠適用,但很大一部分歐洲國家的首腦並不願意做出這種犧牲。

俄羅斯高等經濟學院歐洲和國際綜合研究中心主任德米特里·蘇斯洛夫認為,歐洲人並不認為中國和現在的俄羅斯是一種生存威脅,這和蘇聯對歐洲的威脅不同。歐洲人沒有美國人的那種野心。而且,西歐與俄羅斯的合作,以及所有歐洲人與中國的合作,對其自身都是非常有益的,他們也希望保持這種合作。他們不想成為美國遊戲中的棋子。威而鋼 偉哥藥吧 Viagra 藍色小藥丸  犀利士 必利勁   必利吉 樂威壯 西地那非 他達拉非 達泊西汀 伐地那非 阿瓦那非 威而鋼藥局 威而鋼副作用 威而鋼英文威而鋼價格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噗唔新聞網|美好世界從認知開始 » 歐洲出現一種趨勢,“華盛頓極為不安”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