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收割全球的最後一戰,我們如何半渡而擊?打破美元的金融霸權

美國到底是想要全球化,還是想逆全球化?之所以在一開頭,我就要提出這個問題,是因為下面所有的分析都是從這裡開始,這個問題關係重大。在美國內部可能有一部分人,是主張逆全球化的,這是一個大的方向,至於是用什麼方式則存在一些分歧。大致來說可能有兩派,一派是溫和派,另一派則是激進派。

溫和派主張重組供應鏈,他們不是要徹底拋棄全球化,而是希望建立一個把我們排除在供應鏈之外的全球化,這可以看作是有限的逆全球化。而激進派認為這種排除我們的全球化並不現實,不如激進一些推倒重來,這樣推倒的過程大家都會受到重創,但是美國還可以利用現有的優勢重新偉大起來,這可以看作是全盤逆全球化。

美國收割全球的最後一戰,我們如何半渡而擊? 打破美元的金融霸權

從現在的情況看,這兩種主張實際上都存在一些問題,美國並不一定能實現他們的戰略構想,當然這只是一種表面上看到的結果,實際上美國真實的意圖,我從幾個容易被忽視,又絕對重要的事情上看,可能有更深的考量。

而這種考量,如果從細節上的發展去看,是沒有頭緒的,但是如果我們把最終的落腳點,都拉回到金融,這個美國最有優勢,也最核心的視角,跳出問題本身再看問題,可能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

疫情對全球化的影響

如果我們單純去看美國表面上的這兩種主張,會發現美國陷入了沒有頭緒的狀態,從哪可以看出來呢?

首先美國搞的半脫鉤,也就是重組全球產業鏈,在之前的設想,是通過新印太戰略來實施的,也就是扶持印度,來重建新的供應鏈基地。但是很多人可能已經發現了,美國現在對於印太戰略的推進,實際上已經處於半停滯狀態。

另一邊作為最主要的當事人,印度也是選擇在邊境上緩和局勢。那這個搞了兩年的新印太戰略,是又要放棄了嗎?如果明面上這個戰略被放棄,那實際上放棄的就是重組全球產業鏈的半脫鉤構想。

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情況?前兩年美日印澳這四個國家還搞得轟轟烈烈的,怎麼突然又沒聲音了呢?從現在的情況看,最有可能的一個原因是印度的疫情嚴重,而在整個新印太戰略之下,起輔助作用的東南亞國家,目前疫情都有點失控,這跟去年的情形大不一樣。在這種情況下,很顯然沒法推進產業鏈轉移。

當然這就是前面我說的,這是第一個表面上看到的結果,是美國沒有頭緒。但是我們在深入想一想,如果疫情確實影響了這麼重大的戰略推進,那美國為什麼沒有強力輸出疫苗和其他措施,來協助大家盡可能降低疫情的影響呢?要知道這可是事關國家戰略方向的大事。

有人可能會覺得美國根本沒有這個能力,他連自己的疫情都控制不了,更別說幫別人來控制了。這個說法確實有根據,但是我們回到事情的另一面,歐美自身消極防疫,也是一個不爭的事實。那麼這裡就有一個問題,是不能,還是不想?到底哪一個才是真實的?

這個問題很難回答,實際上是一個現在都隨時可以吵起來但又不會有結果的問題,我也沒有一個明確的答案。但是我可以從另一個角度,來說說我的一些疑惑,那麼一個很簡單的問題,在疫情發生之前,美國對待全球化的戰略方向,到底是什麼?

我在一開始就說了這個問題,這個原因不難想像,因為他們有個基本的共識,就是這一輪全球化,客觀上壯大了我們,如果繼續下去,美國很快會被超越。

如果我們承認美國的總體戰略方向是逆全球化的,那很自然的就會想到另一個問題,疫情在客觀上對全球化的影響是什麼?是促進了全球化,還是促進了逆全球化?我們不要在主觀上去下結論,來影響我們的判斷和分析,只日本藤素 日本藤素藥局 日本藤素實體店 日本藤素哪裡買 正品日本藤素 汗馬糖 必利吉保羅V8 德國必邦 壯陽藥 春藥

美國收割全球的最後一戰,我們如何半渡而擊? 打破美元的金融霸權

目前即便是最樂觀的人,也認為疫情最快也需要兩三年才能結束,而最悲觀的人,則認為人類可能要做好長期與病毒共存的準備。全世界對此還沒有一個統一的答案,未來確實還有很多不確定。

但是有一點我們可以確定的是,世界短時間內是回不到過去了。病毒帶給人類的一大改變,就是把人與人,國與國之間的距離,拉大了。不管這個過程是短期的也好,或者是長期的也罷,在可預見的一段時期內,全球化的趨勢,遭到了嚴重的破壞。

這個時候,我們僅從客觀事實上,就會找到第二個深層的矛盾,美元利益與全球化的矛盾。

美國金融收割的最後一戰

我在過去的多篇文章裡都分析過這個事,全球化客觀上推動了美元的國際化擴張,也就是說全球化的規模越大,程度越深,理論上來說美元的利益邊界就越大,這毫無疑問是對美國有利的。

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說,美國沒有發揮他既有的國際領導地位,組織全球進行更大規模更強有力的抗疫,很明顯是不符合自身利益的。而且現在的局面,形成了一種兩難,讓全球化只有兩種選擇,要么就在群體免疫之下實現全球化,但是這對我們來說代價有點大。要么就是另一種,全球化繼續被割裂。

而本應是最佳選擇的第三種,就是全球一起攜手合作,快速控制疫情的這種,卻始終沒法成為現實。我們向全球提供疫苗,這肯定是有助於全球從疫情中早日恢復的,但是歐美卻一直反應消極,包括對自己內部也沒有盡力。正如我上面說到的那樣,這是第二個表面上的結果,要更深入想一想,為什麼會這樣?

很明顯在美國角度下,全球化對美國所帶來的利益,和全球化壯大我們所帶來的威脅上,如果做出一個權衡的話,美國已經找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從美國這兩屆政府的實際行動來看,他們採取的經濟政策,加徵關稅,追加製裁,打亂產業鏈結構,這些無一例外,都是對以前的全球化協作的一種破壞。然而在金融政策上,這就不對了。

過去美元的擴張,都是伴隨著全球化的擴張進行的,全球化擴張是美元的根基。但是現在美國在進行逆全球化收縮,既有經濟政策上人為製造的障礙,也包括軍事政策上,從阿富汗撤軍,和下一步從伊拉克撤軍。這都是逆全球化,進行戰略收縮的一部分

而金融政策上,美國卻在大放水,進行美元擴張,這就是美國在實際行動上的深層矛盾 這兩個戰略,必定有一個是假動作,那麼到底是逆全球化是假?還是美元的擴張是假?我想大家可能跟我有一個類似的答案。

那就是美元的逆勢擴張,只是一個假動作,下一步,很可能就是快速的收縮。

這就像海嘯的發生,會有四個階段。第一階段,是海嘯來臨之前,潮水會快速的退去。第二階段,是滔天巨浪會席捲而來吞噬一切。第三階段是大潮席捲一切之後退去,只留下一片狼藉。除此之外,還有一個第四階段,就是倖存者在海灘上撿便宜。

那現在是屬於什麼階段呢?

美國經濟軍事上的收縮,可以看作是第一階段的退潮,而美元現在正推高全世界資本市場,可以看作是第二階段的巨浪。而什麼時候美元開始收縮,刺破全球的資產泡沫,席捲各國的財富而去,那時候就會是第三階段的海嘯。

從這一次美國放水的規模來看,是史無前例的,我覺得有理由相信美國把這當成了自己最後一次的金融收割,這將會是過去半個世紀以來,美元伴隨全球化進行擴張到頭之後,一次規模最為龐大的收縮。

那美國圖什麼呢?我覺得這就得回到美國既定的戰略方向來,這次收縮,有些地方肯定是真的退出了,而有的地方,他還會進行第四步,也就是作為倖存者去撿便宜,所謂撿便宜,也就是利用金融危機造成的債務危機,去低價收購別國的核心資產,控制了這些核心資產,才是真正的鞏固了自己的勢力範圍。

到這一步之後,美國到底是選擇競爭,合作,還是對抗,可能就會有一個明確的答案。

如何半渡而擊實現人民幣國際化

很多時候我們會被各種表象迷惑,其實看問題要看本質,從現象裡面去找原因,很容易找錯方向。而美國經濟軍事的戰略收縮,和金融政策上的擴張,我覺得就屬於是問題的本質部分,這部分恰恰為我們提供了一點看到真實意圖的視角。

那自然我們會關心另外兩個問題,第一個是我們會受到什麼影響,第二個是我們可以做些什麼?

從第一點來說,我總體上是比較樂觀的,國家的經濟金融政策,這幾年一直有一條主線,就是防風險,為什麼會把這個放在首位,當然有它的道理在,發展很重要,但守住發展的成果同樣重要。

我們國內有兩個最大的資產池子,一個是股市,一個是樓市。如果我們從防風險的角度去看,股市總體維持在偏低的位置,樓市則正在逐步鎖定流動性,這都是為了防止最後的風險衝擊。除此之外,我們還有外匯儲備的金融防火牆,我覺得我們的各種準備,總體上應該是世界上最充足的了。

對於這個風險衝擊,到底防不防得住,這個在最後我還會再說一下。這裡我先說說除了防守之外,我們還能做什麼?這就是我在之前的文章裡提到過的一個戰略,所謂的半渡而擊。

半渡而擊是孫子兵法裡提到的一種戰術,說的是在敵軍渡河渡到一半的時候,再出軍攻擊,這樣可以發揮最大的戰術效果。那麼我們假設在未來,美元最後的收割之戰,會按照這個既定的四階段進行,那麼半渡而擊,應該怎麼選擇時機呢?

首先我覺得有人說的在美元收縮回流的時候,對美元進行分流的可能性不大。因為美國資本界依然有比較強大的執行力和凝聚力,在最終的結果沒有出來之前,讓他們在倒數第二步背叛自己,我覺得不太現實。

在這裡要實現對國際資本的吸引力,讓他們帶著財富來投資中國,只有可能我們創造出極低的資產價格,才有可能實現更高資產收益率,這也就意味著傷敵中自損的程度會很大。

所以我覺得從戰略上,最好的半渡而擊的時機,應該是在第四階段,利用美國創造的危機,轉化為我們鞏固自己勢力範圍的機會。用我們龐大的外匯儲備,用比美國更友好的條件,在危機後階段,去幫助一部分國家,把他們從西方資本的債務危機中解救出來。

同時這個過程,必須伴隨著軍事力量與經濟政策的同步,確保各種力量的平衡,才能保護結果不被破壞,成果不被搶奪。日本藤素 日本藤素藥局 日本藤素實體店 日本藤素哪裡買 正品日本藤素 汗馬糖 必利吉保羅V8 德國必邦 壯陽藥 春藥

這個時候的外匯儲備,成為一種贖買的手段,用美元解決的債務危機,可以替換成用人民幣進行結算,實際上成為人民幣國際化的一個契機,最後實現美元與人民幣,形成兩大貨幣圈,而貨物貿易與貨幣結算實現各自真正的循環。

這也是快速實現人民幣國際化的一步大棋,從而可以將超發貨幣進行洩洪。如果以現在的全球化趨勢,一邊是美國在搞逆全球化,一邊還要藉助於美元體系進行人民幣的國際化,相當於與虎謀皮,基本上是不大可能的,現在人民幣的國際化都是伴隨著貨物貿易在推進,實際進展緩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噗唔新聞網|美好世界從認知開始 » 美國收割全球的最後一戰,我們如何半渡而擊?打破美元的金融霸權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