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宗義:面對阿富汗,土耳其為何一反常態、躍躍欲試?

當前,隨著美軍加緊從阿富汗撤離和阿富汗塔利班不斷攻城略地,迅速推進,域內外大國及周邊國家合縱連橫,積極出台相關政策,開展外交斡旋,希望推動阿富汗局勢向有利於自己的方向發展。相對於中國、俄羅斯、巴基斯坦、伊朗等國家比較穩健、連續性較強的對阿政策而言,土耳其與印度等非鄰國近期對阿富汗的政策與過去相比反差較大,非常引人注目。

最近一段時間,土耳其積極與中、俄、美、巴等國就阿富汗問題開展外交磋商。6月,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在北約峰會期間與美國總統拜登舉行首次會晤時正式提出,在美國和北約部隊從阿富汗撤出之後,土耳其願意守衛和管理喀布爾國際機場,引發國際媒體熱議。

雖然阿富汗政府對土耳其的提議表示歡迎,但卻引發阿富汗塔利班的強烈反應,其官方聲明公開表示“在北約預定的撤軍時限之後,即從今年九月起,任何繼續滯留在阿富汗國土的外國軍隊都將被視為佔領軍”。那麼,土耳其軍隊企圖滯留阿富汗的意圖何在?對阿富汗局勢又會產生什麼樣的影響?

一、土耳其深度介入阿富汗內政的能力受多方面限制

喀布爾國際機場的安全本來是由美國及其北約盟友負責。喀布爾機場的安全對於阿富汗政府的生存、在阿外交使團以及與國際人道主義相關機構的物資供給及必要時的安全撤離至關重要,因此在美國及歐盟北約國家軍隊撤出後,安全由誰負責成為一個緊迫的問題。

阿富汗政府沒有能力保障喀布爾國際機場的安全和運營,因此土耳其的提議對於阿富汗政府、美國及歐洲北約國家可以說恰逢其時。但問題在於,土耳其是否有能力和決心來保障喀布爾國際機場的安全和運營,同時土耳其的建議能否為各方所接受?

首先,在能力方面,從最近幾年土耳其在敘利亞、利比亞、納卡衝突等地區性衝突中的表現來看,如果土耳其政府下定決心孤注一擲,介入阿富汗問題,它確有能力為喀布爾國際機場的安全與運營提供保障,並且可以影響阿富汗國內政治進程。

土耳其是G20成員,2020年GDP總額達7170億美元,雖比2019年有所下降,但卻是全球第十九大經濟體。在軍事方面,土耳其常規軍事力量在北約國家中排名第二。雖然土耳其在阿富汗沒有作戰部隊,但自2002年以來一直支持美國和北約在阿富汗的行動,協助美國和北約培訓阿富汗軍官、教官和特種部隊。目前約有600名土耳其士兵駐紮在阿富汗。但如果要保衛喀布爾機場的安全,需要數千軍隊。

2021年1月,土耳其軍隊牽頭組建了一支北約預備部隊,讓數千名士兵待命,隨時準備部署。另外,如有必要,土耳其可以動用其部署在利比亞和納卡地區的數千名敘利亞僱傭軍的一部分來進一步加強其軍事力量。

土耳其在阿塞拜疆和卡塔爾設有軍事基地,可以為其在阿富汗的行動提供快速支持。土耳其與阿富汗鄰國巴基斯坦關係密切,建立了比較緊密的防務關係,與烏茲別克斯坦也簽署了防務協議,這兩個國家理論上可以為土耳其提供後勤支持。威而鋼 偉哥藥吧 Viagra 藍色小藥丸  犀利士 必利勁   必利吉 樂威壯 西地那非 他達拉非 達泊西汀 伐地那非 阿瓦那非 威而鋼藥局 威而鋼副作用 威而鋼英文威而鋼價格

劉宗義:面對阿富汗,土耳其為何一反常態、躍躍欲試?

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

但從土耳其政府內部及土耳其媒體關於這一問題的爭論來看,土耳其民眾對政府介入阿富汗事務並不支持,土耳其政府目前所採取政策的目標不明確,尚在觀望,並未下定決心單獨介入阿富汗內政。

首先,雖然蘇聯解體、中亞五國獨立後,土耳其曾在該地區積極推動泛突厥主義,但中亞地區並不是土耳其對外戰略的重心,中亞各國僅是土耳其國內民族主義崛起、追求伊斯蘭世界領導地位和實現其成為歐亞能源核心樞紐的借助力量。30多年來,土耳其一直在藉助外交、文化、宗教等方面力量擴大其在中亞地區的影響力。

當然,土耳其一直在尋找機會介入該地區政治,並擁有一個立足點。阿富汗塔利班1996年上台之後,土耳其支持烏茲別克族民兵領導人杜斯塔姆,並為其提供庇護。

2001年阿富汗塔利班被美國趕下台之後,作為北約中唯一的伊斯蘭國家,土耳其加入北約駐阿富汗軍事行動,但土耳其一直避免承擔任何戰鬥任務,與西方列強有所區別。除訓練阿富汗軍隊和警察部隊外,它還開展了許多獨立的人道主義和發展援助工作,並廣建學校,傳播有利於土耳其的思想和觀念。

2011年,土耳其作為發起國之一啟動伊斯坦布爾進程,凝聚“亞洲中心”地區國家與國際社會共識加強合作,推動阿富汗及本地區實現持久和平、可持續安全與經濟發展。土耳其過去近20年在阿富汗問題上的作為使得除阿塔外的阿富汗各方對其產生廣泛好感。土耳其希望利用它的這些資源,進一步擴大其在阿富汗和中亞地區的影響,但並不想損害其在阿富汗各派心目中的良好形象。

其次,師出無名,土耳其對以什麼樣的正當名義為喀布爾國際機場提供保護感到十分糾結。土耳其安全專家梅廷·古爾坎(Metin Gurcan)認為,沒有北約或聯合國外交掩護的安全行動是危險的。“如果這是一個聯合國任務,它將賦予土耳其組建國際維和部隊的合法性。”

土耳其也可以在北約名義下行動,但美國希望此次行動是土耳其與阿富汗政府的雙邊事務。那將意味著土耳其需要在阿富汗政府與阿塔之間選邊站隊。而土耳其不希望單獨承擔這一任務,其國防部長阿卡爾已明確表示不會向阿富汗增兵。

最後,土耳其得不到阿塔和周邊主要國家的支持。土總統埃爾多安希望匈牙利和巴基斯坦兩國軍隊參加這次任務,但巴方僅僅表示可以為土耳其提供“後勤支持和通行權”,以及“有關阿富汗的情報共享”。而阿富汗塔利班已經明確提出警告。這意味著土耳其如果增兵保衛喀布爾國際機場,將破壞其與阿塔及其背後支持者巴基斯坦軍方的關係。

一旦土耳其軍隊為保護喀布爾機場安全而與阿塔發生交火事件,“土耳其軍隊在過去15年間在阿富汗建立的聲譽將在瞬間崩潰”。

此外,土耳其積極主動為美國及其北約盟友分憂的行為不一定會得到俄羅斯的讚許。

當前,土耳其實際上已經從美國和北約手中接過喀布爾國際機場的防務,但是以一種非常模糊的名義。到9月美國和北約完成撤軍的時間點之後,土耳其將面臨非常尷尬的選擇。

現在,土耳其希望西方和地區大國對其提供最低限度的軍事支持。如果土耳其希望在9月之後繼續控制喀布爾國際機場,那麼在9月之前的這一段時間內,或者至少在阿塔接管阿富汗之前,土耳其必須得到域內外大國、周邊國家,以及阿富汗國內各派的支持,獲得一個正當的名義。

二、土耳其提出承擔喀布爾機場安全保衛任務的意圖

從以上分析可以看出,如果土耳其單獨出兵佔領喀布爾機場,在阿富汗政府與阿塔之間選邊站隊,從而深度介入阿富汗內政,這一決策是非理性的,既得不到阿富汗各派的共同支持,也得不到周邊國家的認同,很難持續。那麼,土耳其提出這一建議,並且目前事實上承擔了喀布爾機場安全保衛工作的目的何在?土耳其政府可能是希望實現多重目標。

首先,其目的之一是為重新調整與美國和北約的關係。近年來,由於美土兩國在中東秩序、庫爾德、居倫運動、土耳其與俄羅斯和伊朗的關係、土耳其購買俄羅斯S-400導彈等問題上產生矛盾,美國對土耳其施加製裁,兩國關係受到損害,北約一些成員質疑土耳其的成員國地位。拜登當選後,埃爾多安表示要修復與美國的關係。

現在,土耳其主動承擔喀布爾機場安全保護任務為美土兩國修復關係提供了一個機會。在9月美國完成撤軍後,仍將有大約1000名美軍與情報人員留在阿富汗,用於保護美國外交人員安全,並監督喀布爾機場的交接。

如果土耳其將其軍隊留駐阿富汗,並控制喀布爾等大城市的機場,相當於為美國進出阿富汗守住大門,美國中情局就可以繼續在阿富汗活動,在軍事和政治層面控制阿富汗局勢;美國也可以保留其外交機構,繼續在阿富汗輸出所謂“民主價值觀”。

當然,土耳其也希望通過這一舉動換取美國的軍事、財政、後勤及外交支持。埃爾多安明確表示,土耳其希望得到美國的軍事、財政和後勤支持,並結束關於S-400的爭端。但土耳其所謂的外交支持,不僅只是在阿富汗問題上讓美國對其提供外交支持,幫助其拓展利益,更多的應該是對土耳其在其核心利益問題上的外交支持,包括土希東地中海主權糾紛、塞浦路斯北部問題等。

其次,土耳其企圖控制喀布爾機場,除有與美國做交易的意圖外,也有投機取巧,希望趁阿富汗國內局勢動盪,拓展其在阿富汗勢力範圍和中亞地區影響力的企圖。

奧斯曼帝國昔日的輝煌歷史、當今土耳其作為伊斯蘭國家中最大經濟體的實力地位,使土耳其國內一部分社會精英——包括其總統埃爾多安——妄自尊大,野心膨脹。埃爾多安是“新奧斯曼主義”的推行者,經常宣稱要復興奧斯曼帝國,建立一個能夠塑造“圖蘭”地區的帝國。今年3月底,埃爾多安高調主持了突厥國家合作委員會視頻峰會,埃爾多安政府試圖提升該委員會合作層次的意圖體現得淋漓盡致。

埃爾多安對土耳其自身實力、阿富汗國內局勢以及阿富汗塔利班對其態度認識不清。在當前美軍撤出的情況下,他提出土耳其軍隊接管喀布爾國際機場的建議除基於修復與西方盟友關係的考量外,還希望以此為契機在阿富汗的未來格局中佔據先手位置,充當烏茲別克等突厥語民族的代言人。

土耳其官方喉舌《每日晨報》認為,“基於豐厚的帝國遺產、鮮明的穆斯林國家特性以及不俗的綜合國力,土耳其將在未來的阿富汗格局中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他們認為,作為穆斯林同胞——特別是由伊斯蘭正義與發展黨領導的土耳其部署的穆斯林軍隊——受到阿塔攻擊的可能性很小。並且,由於土耳其與阿塔的支持者巴基斯坦關係密切,土耳其認為在此問題上能夠得到巴基斯坦的支持。

阿富汗塔利班的正式警告表明,土耳其未來一段時間在阿富汗將面臨比較嚴峻的軍事和外交挑戰。阿塔的目標是將所有外國軍隊趕出阿富汗,因此土耳其軍隊9月之後能得到阿塔及周邊國家允許和支持,在阿富汗繼續滯留的可能性很小。但在此期間,土耳其將以此為籌碼與阿富汗塔利班及巴基斯坦等周邊國家討價還價,換取其在阿富汗以及周邊的實際利益或影響力。

有消息指出,土耳其將支持阿富汗北部一些說突厥語的民族建立所謂的“南突厥斯坦”。從土耳其過去支持烏茲別克族民兵及其領導人杜斯塔姆的經歷來看,這種情況有可能發生。如果阿塔沒有能力控制阿富汗全境,在阿富汗局勢持續混亂的情況下,支持阿富汗境內一些割據勢力將保證土耳其在阿富汗和平進程中的話語權,並將擴大其在阿富汗和中亞地區的影響力。

但現在據說杜斯塔姆之子在美軍開始撤出後組織起的新的烏茲別克族民兵已被打散,杜斯塔姆之子戰死,杜斯塔姆的大本營已被塔利班佔據。如果阿塔攻擊到喀布爾國際機場附近,土耳其軍隊大概率將避免與阿塔作戰,全身而退。

而美國的阿富汗政策又出現反复,打著保護僑民撤退的名義派3000軍隊重返喀布爾,美土兩軍基本已形成協防喀布爾機場的態勢。土耳其軍隊的撤或留將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美軍的進退。威而鋼 偉哥藥吧 Viagra 藍色小藥丸  犀利士 必利勁   必利吉 樂威壯 西地那非 他達拉非 達泊西汀 伐地那非 阿瓦那非 威而鋼藥局 威而鋼副作用 威而鋼英文威而鋼價格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噗唔新聞網|美好世界從認知開始 » 劉宗義:面對阿富汗,土耳其為何一反常態、躍躍欲試?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