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美國用完就丟,那群逃不掉的“叛徒”阿富汗人只能等死嗎?

當2021年8月15日,位於阿富汗首都喀布爾的總統府人去樓空時,纏著頭巾舉著槍支的塔利班人凝視鏡頭,留下一張宣告主權的照片,而絕望的阿富汗人已經無暇顧及他們逃跑的總統,和載有美國外交官揚長而去的直升機了。

被美國用完就丟,那群逃不掉的“叛徒”阿富汗人只能等死嗎?

銀行取款機前是焦灼的長隊,擠在機場的是坐不上飛機的民眾,喀布爾護照申請處前的是無望的人們。而大多數人,他們沒有護照,沒有簽證,沒有錢,他們去不了取款機,去不了機場,只能坐在家中,等著代表塔利班的旗幟映入窗中。

一些人在賭,在賭千里之外的美利堅,是否會想起他們的存在,發給他們那一本珍貴的簽證;一些人在等,等著他們有混進撤離航班的機會;一些人在跑,即便他們豪擲千金出了海關,他們去往的土耳其、巴基斯坦、印尼等等,也不是個讓阿富汗人感覺到像家一樣的所在。

絕望籠罩了阿富汗。

“他肯定會死的”

當為美軍工作了九年的阿富汗人羅麥爾·努里,選擇以真實名字、真實面目出現在《紐約時報》的鏡頭里,呼籲拜登政府關注為美國工作的阿富汗人的困境時,他已經將自己的生死拋在了腦後。

被美國用完就丟,那群逃不掉的“叛徒”阿富汗人只能等死嗎?

——儘管他才31歲,他還有愛他的妻子和四個可愛的兒女。

努里生命中的三分之二,都在星條旗下度過。他在舊日美國駐阿富汗最大的軍事基地——巴格拉姆空軍基地附近長大,從十幾歲開始,就為美軍擔任清潔工、翻譯,後來還在一個垃圾填埋場當過操作機器的技術員。

“我們基本上就像美國人和當地人之間的橋樑,”努里說。

但也正因如此,在5月份一個為美軍翻譯的口譯員被塔利班斬首後,類似羅麥爾之類的群體已經被塔利班視作了叛徒,若塔利班“秋後算賬”,第一個目標不是手無寸鐵的平民,也不是早已跑光的美國人,而是“投敵”的他們。

被美國用完就丟,那群逃不掉的“叛徒”阿富汗人只能等死嗎?

被塔利班斬首的美軍翻譯Sohail Pardis

“在那些日子裡,我們幫助美國人。現在我們需要他們的幫助。”努里說道。

但相比於其他阿富汗人,他已經是極其幸運的一個。他所住的城鎮巴格達姆,尚未淪於塔利班之手。而努里因為為美國工作多年,已經成為了拜登7月14日發起的”盟國避難行動”計劃的受益人。該計劃是將有意向和符合條件的美國特殊簽證申請人及其家人暫時安置在阿富汗境外的一個安全地方,等待他們的簽證被批准。

這個計劃涵括了約2萬名為美國工作或給美軍提供物資的阿富汗僱員和承包商,還有他們的5萬多名直系親屬。

但努里明白,他未必能等到那一天了。

被美國用完就丟,那群逃不掉的“叛徒”阿富汗人只能等死嗎?

因為美國繁冗的官僚系統和復雜的審批流程,簽證審理十分漫長。而該計劃規定,只有簽證申請流程已經到最後階段的阿富汗人,才有資格得到庇護,目前得到這種保護的阿富汗翻譯、嚮導和國防承包商,只有約5000人。而美國官方給出等待特殊簽證時間的“合理預期”,是四年。

努里不是那個幸運兒,他和成千上萬名阿富汗僱員一樣,只能枯坐家中,賭一回是塔利班先闖進他的家門,還是美國的直升機將他接走。必利吉,日本藤素,汗馬糖.「汗馬糖」馬來西亞進口30顆悍馬糖Hamer candy補充精力延時助勃 必利勁 印度壯陽藥 春藥  印度雙效威而鋼,犀利士,印度必利勁,雙效犀利士,印度萬艾可,印度果凍威而鋼,LOVEGRA女性偉哥,德國必邦,老中醫補腎丸,保羅V8,德國黑螞蟻,迷暈噴霧,deep sleep,乖乖水,加拿大VIMAX增大丸,Wenick man陰莖增大膠囊,美國VVK增大丸,MAXMAN增大丸,泰馬增強丸,泰國馬力,泰坦凝膠,TITAN GEL,的確勁軟膏,威而鋼,犀利士,美國黑金,2H2D持久液,紅金偉哥,德國金剛持久液

被美國用完就丟,那群逃不掉的“叛徒”阿富汗人只能等死嗎?

在地球的另一端。美國人安迪·特魯恩這段時間同樣魂不守舍。

當這位在阿富汗呆了四年的美國士兵,得知自己在阿富汗的好朋友伊斯梅爾跑不出來時,他忍不住想起自己另一個兄弟的下場——在參加完特魯恩的婚禮四天后,在阿富汗待了多年的美國陸軍中士和國防承包商、好友約翰·斯皮克霍特自殺身亡。

“他在阿富汗看到的一切讓他崩潰了。”特魯恩說道,“那是一場惡魔的戰爭。”

但如今,戰爭的撒旦仍在詛咒他愛的朋友。

好友伊斯梅爾是喀布爾當地人,多年來在巴格拉姆空軍基地為美軍擔任翻譯、嚮導和武裝警衛,和斯皮克霍特也是好朋友。

被美國用完就丟,那群逃不掉的“叛徒”阿富汗人只能等死嗎?

但這項工作早早為他招致了塔利班的威脅。被逼無奈,伊斯梅爾在2011年申請了美國特別移民簽證,斯皮克霍特還寫了一封信,支持他這位”非常聰明、誠實、受過良好教育”的朋友,特魯恩說他把這位朋友描述為”兄弟”。

然而,2017年,伊斯梅爾震驚地發現他的申請被拒絕了。美國大使館說,這是因為他們“無法確認”他的推薦信的有效性,也無法聯繫到八個月前去世的斯皮克霍特。

這個悲傷的故事在此刻得到了續寫——伊斯梅爾仍然沒有獲得簽證,也沒有坐上美國疏散阿富汗人的航班。因為在此後的幾年裡,他一直無法找到美國全球綜合安全公司的另一名僱員,以證實他在美國陸軍工程兵團合同中的僱員身份,因為該公司已經解散,沒有留下舊日阿富汗僱員的隻字片語。

被美國用完就丟,那群逃不掉的“叛徒”阿富汗人只能等死嗎?

——伊斯梅爾的名字,在美阿歷史中,就這樣被抹去了。

這種痛苦席捲了很多與阿富汗人朝夕相處的美國人:”儘管他們一直支持我們在那裡的戰爭,但一旦他們的作用結束,我們對他們的情況的關心也會結束。”與伊斯梅爾和斯皮克霍特一起服役的美國國防承包商瑞安·傑克遜說:”我覺得我們拋棄了我們在那裡的盟友,這令人厭惡。”

傑克遜曾想幫著伊斯梅爾作證,但因為不是他的直接上司,傑克遜的證詞可能也沒有用——這是美國特殊移民簽證申請程序的嚴格規定之一。

“我們讓他失望了——不僅僅是他,我打賭有一萬個人有類似的情況,他們不能勾選移民申請表上的那個選項,然後正大光明地去機場。”傑克遜說。

被美國用完就丟,那群逃不掉的“叛徒”阿富汗人只能等死嗎?

而特魯恩覺得,如果伊斯梅爾因此死去,斯皮克霍特也無法安息:”我知道他(斯皮克霍特)願意做任何事情把伊斯梅爾帶到美國。”他神情恍惚,“斯皮克霍特曾經和我說,會讓他的阿富汗朋友移民到美國,住在他的祖國土地上,為他在密歇根州西南部的啤酒花田裡找一份工作。”

“如果塔利班戰士意識到伊斯梅爾是誰,他肯定會死的。”

“我肯定會死”

哈吉和他的妻子已經很多年沒有睡過一個好覺了。

“一到晚上,我的妻子就會醒來,”哈吉說。”她很害怕。如果她聽到有人來了,她就叫我,’哈吉,有人來了!'”然後,妻子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孩子們藏起來。

“然後我站起來,到門口去看發生了什麼事。”哈吉告訴CNN,“如果塔利班找到我,他們會殺了我,他們會殺了我的家人,因為我是美國海軍陸戰隊的翻譯。”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噗唔新聞網|美好世界從認知開始 » 被美國用完就丟,那群逃不掉的“叛徒”阿富汗人只能等死嗎?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