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年的鄧小平,是如何看待台灣問題的?

 

晚年的鄧小平,是如何看待台灣問題的?

解放台灣是上世紀七十年代前的提法

從這種轉變中不難看出,彼時要考慮到恢復同美國關係的正常化,因此關於台灣問題的描述,就做了相應的調整。

但是調整歸調整,我們同樣是有底線的,並非無限度的調整。

當年底,鄧小平審閱了外交部的《關於中美關係正常化問題第六次會談的請示報告》。

而後,鄧小平就明確劃出了台灣問題的底線在哪裡。

和平解決台灣問題是共同的願望,但是關於在什麼時候解決台灣問題,採用何種方式解決台灣問題,完全是我們國內的內政。

不難看出,鄧小平劃出的底線就是,在對台問題上,方式方法和時間,都是靈活的,因為這是我們的內政。

晚年的鄧小平,是如何看待台灣問題的?

鄧小平與卡特

其後在當年的12月24日,鄧小平又審閱了《告台灣同胞書》。

一周之後,而且,還特別以國防部長徐向前的名義發表的。

同一天,《告台灣同胞書》也發表。

新的方針轉變已經明確作出,而且還詳盡做了闡釋。

結束目前兩岸的軍事對峙,實現“三通”——通航、通郵、通商。

與此相關的,還強調了尊重台灣現狀和台灣各界人士的意見。

隨後,

期間,關於台灣問題,他多次提出不再使用解放台灣的描述,不過,也不承擔不使用武力的義務。

尤其在出訪期間,在關於台灣問題上,新調整的轉變,事實上也等於是在向美方表明中國的底線。

晚年的鄧小平,是如何看待台灣問題的?

鄧小平在美國華盛頓接受美國費城坦普爾大學名譽法律博士學位

1月30日,在鄧小平同卡特在白宮舉行第三次會談時,鄧小平對台灣問題的描述是,中國人不會把自己的手捆起來,這充分錶明了我們在台灣問題上的靈活姿態。

當天中午,在美國參議院羅素大樓318廳內,美國國會為鄧小平舉辦了歡迎午餐會。

午餐會結束後,鄧小平被參議院多數黨領袖伯德邀請到了自己的辦公室。這時候屬於閉門會談,所有的記者都被擋在門外。

不過就在舉行會談的時候,卻發生了一段小插曲。在房間裡談到台灣問題的時候,鄧小平的聲音通過話筒傳到了室外。於是在門外的記者們,清晰聽到了鄧小平關於台灣問題的描述。

晚年的鄧小平,是如何看待台灣問題的?

鄧小平向林肯雕像獻花致意

這時候,鄧小平重申了不再使用解放台灣一詞,而且還進一步表示,

就當記者們還想繼續聽的時候,播音器似乎關上了。

不過這段談話的外洩,還是讓記者如獲至寶。

與此同時,美國參眾兩院議員,也當面從鄧小平的口中,聽到了中國對於台灣問題的底線究竟是什麼。至於說這段談話的外洩是有意還是無意的,那就不得而知了。

事後,相關參會的議員向媒體透露。有關台灣問題,中國不承諾不採取其他方式解決。日本藤素 日本騰素 日本藤素正品 春藥 壯陽藥 必利勁 威爾剛 紅金偉哥 持久液 日本藤素藥妝店 日本藤素效果 日本藤素官網 進口日本藤素

這同樣表明了,在對待台灣的相關問題上,我們的態度是趨向積極正面、但同時又有明確的底線。

晚年的鄧小平,是如何看待台灣問題的?

鄧小平參觀德州的一處牧場

積極正面的就是,台灣可以擁有自己的權力甚至武裝,只要承認一個中國,去掉“中華民國”的旗幟。

有了這個前提,那麼台灣人民要保持現行製度一百年都是可以的。

但是鄧小平關於底線的描述,同樣也是不容窺測的。

不能承諾不使用武力,不能把自己的手腳捆起來。

晚年的鄧小平,是如何看待台灣問題的?

1979年的台灣街頭

但是,美國對於台灣問題,並沒有明確改變他們的立場。

當年4月,

為此,鄧小平在接見美國參議院訪華團時指出,這個法案實質上就是不承認只有一個中國。此後,在鄧小平的主持下,我國與美國就解決美國售台武器問題進行談判。

另一方面,鄧小平開始著手考慮如何與台灣方面建立溝通渠道。

彼時,蔣經國已經是台灣當局的最高領導人,鄧小平當年曾經在莫斯科,和蔣經國有過一段同學情誼。日本藤素 日本騰素 日本藤素正品 春藥 壯陽藥 必利勁 威爾剛 紅金偉哥 持久液 日本藤素藥妝店 日本藤素效果 日本藤素官網 進口日本藤素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噗唔新聞網|美好世界從認知開始 » 晚年的鄧小平,是如何看待台灣問題的?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