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臂管轄:中興通訊屈服美方6年審查,中歐立《阻斷法案》反擊

中興通訊案始末

2012年,中興通訊向伊朗運送一批電子設備。很快的,他們在美國的子公司收到了來自得克薩斯州法院的傳召函,內容是美國監管機構將針對中興通訊與伊朗之間的貿易展開立案調查,因為其中一批設備涉嫌違反美國對伊朗頒布的銷售禁令。

由此,中興通訊的麻煩來了。

可是中興通訊似乎對於這項調查並不關心。為了規避美國監管,他們以無錫的一家上市公司為中間人,繼續向伊朗出口商品。這事直到2014年,美方在中興通訊的一位高管電腦中發現了其法務部門出具的規避美國管制風險的2份文件

美方如獲至寶,根據文件所描述,中興通訊以設立、控制諸多“隔斷”公司來繞開美國出口管制的辦法,他們就被BIS列入“實體名單”。

中興怕了,他們提出要和解。

美方說,好。但是我還是要進駐調查,但這一次使用第三方人員進行。

中興又犯了一個錯

也許是害怕公司機密被洩露,因此在整個調查過程中,對調查人員隱瞞了部分信息和進行不充分的陳述。

美國拿著調查報告一看,越來越感到中興有貓膩,最終發布了新的指控,除了出口外,又增加了妨礙司法公正和做虛假陳述等罪狀。

中興現在估計一個頭兩個大。他們從來沒有遇到過如此刁鑽的調查,原本設計好的防火牆似乎一夜之間都被拆掉。

2017年,中興向美國司法部國家安全司和德州檢察官辦公室簽署認罪協議,與BIS機構簽訂和解協議。

中興要向美國支付罰金8.9億,並且對39名員工進行處分。

可是,這還沒有完,美國想要的不止這些。

到了2018年2月。BIS要求中興提供員工的處分信息,結果出乎意料。中興竟然並沒有如其所承諾的那樣進行處分

而忍無可忍的BIS向中興發函,告知禁止令立即生效,而美國商務部最終在2018年4月15日簽發了銷售禁令。

禁制令要求,美國公司在7年內禁止向中興通訊出售任何產品和技術。可僅僅過了一個月,中美雙方就達成一項框架協議,中興改造管理層和董事會,並交龐大的罰金。美方就解除禁止令。

5月25日,銷售禁令解除,這場官司總算結束。

可是6年的時間,讓中興也失去了一個大好的前途。

反思,長臂管轄太厲害

原本人們不曉得什麼是長臂管轄權,直到中興出事後,才幡然醒悟,原來還有這麼一招。

當然這也是美國常用的伎倆。

長臂管轄(Long Arm Jurisdiction)本是美國內法律界的一個術語,即越過法院所在地而在域外執行法律管轄權。在“長臂管轄”產生之前,美國法院屬人管轄權的確定,依據的是普通法管轄規則,即以被告在法院地的“實際出現”為基礎。被告在法院地有居所或住所、被告出現在法院地,只要該自然人存在於該法院所在州內,並被送達傳票,則法院就能對其主張管轄權。

可是隨著社會的發展,人員物資的流動增加,遷徙成為了一種常態,所以原先的原則的缺點日漸凸顯:如果有訴訟糾紛的非居民未在法院地“出現”,法院行使管轄權將受限制,無法採取法律行動。

於是又產生了新的原則:“最低限度聯繫”原則。該原則淵源於美國憲法修正案第14條,“非經正當法律程序,不得剝奪任何人的生命、自由或財產”。

這下就厲害了。

從此之後,管轄權的確定以“最低限度聯繫”為衡量尺度,被告與法院地州之間的“最低限度聯繫”取代了傳統的“實際存在”原則,成為一種新的管轄權確立依據。

這也是長臂管轄權的開端和理論基礎。

之後,美國帶著自己的經濟和軍事實力為後盾,用“長臂管轄”作為武器開始不斷的升級、迭代。可是這麼說,只要是美國想管的事情,都可以拿著“長臂管轄”作為武器來敲詐勒索全世界的企業和國家,這幾乎無往不利。

人們送他一個名號:“世界警察”。背後就是有這麼一把利刃。

破解之法:2把菜刀鬧革命

第一刀:《阻斷法令》

對抗這種無賴一般的“治外法權”,世界各國也都在積極的想辦法與之對抗。無奈大多數國家實力太弱小,只要被美國人盯上了,這十有八九就跟中興通訊一樣,投降認輸,割地賠款。

當然,也有大國想出了招。

1996年,歐盟頒布了“阻斷法令”,規定基於製裁的任何外國法院判決或行政決定,在歐盟境內無效;禁止歐盟司法管轄區內的所有居民與企業,依照該法所列出的美國製裁等域外法律來行動,否則企業將面臨罰款;允許受影響企業通過歐盟法院向對其施加製裁且造成其損害的域外機構追償損失。

這條法令的出台,是因為美國“赫爾姆斯-伯頓法“原名叫做《古巴自由和民主聲援法》,這實在太過於霸道。

因為其中的第三條款是說,1959年古巴革命勝利後,一些美國公司和個人財產被古巴政府“沒收”,美國公民可以在美國法院向使用這些財產的古巴實體以及與其有經貿往來的外國公司提起訴訟。

可是跟古巴經貿往來的大多數都是歐洲公司,所以為了自保,歐盟才出台了《阻斷法令》。

當然這法令勢必造成跟美國的衝突,於是雙方在爭吵了2年後,互相妥協該法案一直沒有生效。

但是法令依然存在,只要美國敢激活《赫爾姆斯-伯頓法》,那麼歐盟隨時都有武器進行反制。

2018年特朗普政府退出伊核協定,開始製裁伊朗,歐盟也就重啟該法令來保護自己的企業。

2019年美國會有啟動了“赫爾姆斯-伯頓法”第三條。歐盟也被迫再次啟動應對策略。

可以這麼說,自從有了《阻斷法令》,歐洲在面對美國的長臂管轄的時候就變得從容許多,要打就打,誰也別怕誰。

第二刀:繞開控制

既然我正面打不過,那麼我躲不行嗎?事實上也行。雖然這樣所付出的代價要大許多。但是沒有辦法,為了生存只能如此。

2018年2月,委內瑞拉正式發售基於石油的數字貨幣“石油幣”,以之與委交易,可免受美金融制裁的影響。

而伊朗也同樣想方設法開拓渠道,在貿易、金融領域幫助其企業免受美國打壓甚至想要用黃金作為交易媒介來交換石油。

更多的一些國家是通過在巴拿馬、馬紹爾群島等離岸天堂設立“幌子”公司,以第三方公司名義與被制裁國進行交易。

要不是因為美元的過分強大,這些可憐的中小型國家需要這麼受制於美國嗎?

中國也要有自己的開山斧

時局再變,中國的日益強盛,讓美國這個世界霸主早已經坐不住了。必須全面的極限施壓才能遏制中國企業的發展,這似乎已經成為美國的共識。

中興之後,華為、大疆、以及更多的中國企業都受到了長臂管轄的傷害。這是中國在成長道路上必然經歷的一場磨礪。但是咱們並不能坐以待斃,手上也得拿起開山斧跟敵人一較高下。

從中興通訊案中,如果重新梳理一下時間線,我們也會發現,縱然強大的中興這樣的企業,在風控能力和合規管理體系上依然滯後。

其實早在2009年,中興的法務部已經向公司發布了出口貿易中面臨的違規風險警示,可是管理層沒有足夠的重視,反而是這麼重要的文件成為了美國人拿來製裁自己的有力證據。

另外,在立案調查後,還多次虛假陳述並刪除重要數據這也是後來加重處罰的原因。

所以,我們也要擁有一部中國的《阻斷法案》,用法律保護本土企業,反制對手。當然更重要的是企業得走合規化的路線,再也不能靠著冒險和擦邊球的方式乾活。在越來越嚴格的外貿環境下,遵守法律成為必修課。

這一課的學費很貴。有人已經替後人交了,就不要重蹈覆轍的好。日本藤素 必利吉 岡本藥妝店 美國maxman增大丸 犀利士 雙效犀利士 紅金偉哥

日本藤素  Japan tengsu 日本藤素沒用  日本藤素副作用  日本藤素官網  日本藤素ptt  日本藤素官網總代理  日本藤素授權臺灣代理有限公司  日本藤素功效  日本藤素價格  日本藤素吃法  日本藤素正品藥片顏色

必利吉 必利吉ptt 必利吉心得 必利吉哪裡買 必利吉藥局 必利吉副作用 必利吉購買 必利吉藥效 必利吉正品 必利吉蝦皮 必利吉臺北 雙效威而鋼哪裡買 雙效威而鋼ptt 雙效威而鋼藥局 雙效威而鋼副作用 雙效威而鋼購買  印度威而鋼評價 臺灣製造威而鋼 代購威而鋼

犀利士 犀利士5mg 犀利士屈臣氏 犀利士硬度 雙效犀利士 犀利士5mg效果 犀利士5mg價格 犀利士5mg網購 犀利士購買 犀利士網購 犀利士藥房 犀利士ptt

2h2d  DEEP SLEEP  FM2  Men pro  PenirumA+  big max  UPman1h  乖乖水  倍耐力

印度神油  哈勃增大丸  威而鋼  必利勁  必利吉  日本Hound ZX  日本性奮劑  日本藤素 日本淑女剋星精華素  樂威壯  犀利士  盛男  紅金偉哥  美國D水  美國Jo  maxman   美國Shibari Triton  美國黑金  越南藤素  Kwangdong Perfect Man  黑金剛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噗唔新聞網|美好世界從認知開始 » 長臂管轄:中興通訊屈服美方6年審查,中歐立《阻斷法案》反擊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